黑色发作(焦虑症)

少明的 “黑色”发作少明这几天心里极不安宁,迎华商大会的准备工作正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,少明觉得这段时间的工作压力特别大,体力上难以支持。经常感到心慌、胸闷,胸前象压了一块大石头,仿佛雷雨前的低压闷热空气,压得少明透不过气来,总想伸出舌头来喘喘气,小便次数也特别地多。少明于是感慨

正文

少明的 “黑色”发作

少明这几天心里极不安宁,迎华商大会的准备工作正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,少明觉得这段时间的工作压力特别大,体力上难以支持。经常感到心慌、胸闷,胸前象压了一块大石头,仿佛雷雨前的低压闷热空气,压得少明透不过气来,总想伸出舌头来喘喘气,小便次数也特别地多。少明于是感慨自己快四十岁了,身体大不如以前了,好在少明善于自我调整,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:忙过这一阵子,一定休闲一下,轻松一下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

工作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,这是一个愉快的双休日上午,妻子买了很多新鲜的疏菜,还有活蹦乱跳的鲫鱼。少明主动要求下厨房施展厨艺,以弥补前段时间因工作忙碌而冷落了妻子和儿子的内疚心理。少明的烹饪水平是一流的,儿子总是喜欢整条整条地吞噬少明烧出来的红烧鲫鱼,妻子则对他炒出来的鲜翠欲滴的蔬菜大加赞赏。少明忙了一个多小时,非常满意地将色香味具全的四菜一汤端上了饭桌,一家三口围坐桌旁准备吃饭。

少明突然感到一阵不舒服,胸前闷极了,一块巨大的石头死死地堵在胸口,少明喘不过气来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双目紧闭,用巨大的意志阻挡着这种不适、痛楚和难以忍受的感觉。他希望象前几次一样很快地过去。可是,这一次不一样,越来越重,少明很紧张,心想:不行了,这次我恐怕不行了,可能是心脏出了问题,会不会是世界末日到了?巨大的恐惧盘踞在少明的心头,如同跌进了黑暗的深渊,非常地无依无靠和无助。妻儿围着他,担心地问:“你怎么了?哪儿不舒服?”少明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,只是抬起手指指胸前又无力地垂下,双手不由自主地抖动着,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。

妻子忙吩咐儿子:“快!快去请隔壁的王叔叔!请他把爸爸背下楼,我们打车去医院。”在小王的帮助下,只用了五分钟便顺利地到了人民医院心脏急诊科。医生问明了情况后,首先查了一下身体,接着做了一个心电图,除了心律稍快外一切正常。妻子不放心地追问医生:“是不是心肌炎、心绞痛、心肌梗死或者其它心脏病?”医生很肯定地说:“心脏没有任何问题。”又安慰说;“输点能量就可以了。”输液瓶很快接上了,不一会儿,少明便渐渐感到有些精力了,从刚才那种全身心投入对抗心脏不舒服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了。可是仍然能感到那种从未有过的恐惧,象死过了一次之后又活过来,死亡的恐怖牢牢的攫住了少明的心。可是少明清清楚楚地听到医生说自己的心脏没有问题,奇怪,若是没问题,刚才这一段时间,大约十五分钟吧,也实在太难受太可怕了,若不是心脏惹得祸,又是什么问题呢?当然,也有更奇怪的事,输液刚开始,少明便觉得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,一切恢复了正常,前后也就一刻种左右,怎么会这么快便好了呢?“只怕以后还会再发”,这种念头一旦产生便挥之不去。此后的时间,在他和妻子的强烈要求下,少明住进了心脏科病房,进行了一系列关于心脏的检查。如胸部X片,24小时动态心电图,二维超声心电图等等,甚至胸部磁共振也做了一遍,除了偶尔有一个室性早博外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现象。住院期间,那种不舒服的现象再也没有发生,住了十天医院,花费数千元,最后在医生的动员下少明才出了院,但还是很担心:自己到底怎么了?以后会不会再发呢?天天在这种担忧中生活,不知老天会在什么时候再降一次大难,少明有点度日如年,只好请假在家中休息。这真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忧虑,而且无人理解。少明请假时领导虽然批了,可是领导的目光充满了怀疑,就连妻子和儿子也觉得不可思议:“已经住了十天医院,不是没有查出任何问题吗?”少明无法回答 ,只是陷进了一个黑色的旋涡,无人能分担他的痛苦,终日沉浸在对未来的担心里,仿佛在期待着下一次发作,以至于坐立不安,心情烦躁,夜夜失眠,脾气也变得暴躁,妻子、儿子成了他发泄的对象,家庭气氛日益紧张,妻子苦恼,儿子害怕,少明不知道怎样处理好家庭关系。

在这种不和谐的家庭气氛中,日子一天天地艰难地熬着。。。。。。

大约五、六天以后,一个普普通通的早上,没有任何先兆,少明再一次出现“黑色”发作:突然感到胸闷、心慌、呼吸困难、恐慌无比,四肢发抖,全身出虚汗,少明紧张得大喊大叫:“不行了!我不行了!”妻子和儿子在小王的协助下再一次将他送到急诊科。象上次一样,没有查出任何心脏问题。少明仍然很紧张,恳求医生让他住院,心脏科医生无可奈何地看着少明,说:“你没有心脏科情况,不需要住心脏科。”少明害怕在回家的路上再次发作,坚决要求住院。心脏科医生考虑片刻,征得少明和妻子的同意,请来了临床心理科的医生会诊。心理科医生仔细询问少明的情况,又向心脏科医生了解了心脏情况,最后很肯定地对少明说:“你确实生病了,患的是焦虑症,不是心脏病。欢迎你住到我们科来。”少明觉得很新鲜,还是第一次听到“焦虑症”,什么是焦虑症呢? 能治好吗?

带着好奇和疑虑,少明住进了临床心理科病房。在这里他看到许多与他有类似发作的“焦虑症”,他们有的是急性焦虑发作(又称惊恐发作),有的是慢性焦虑状态(又叫广泛性焦虑),有的是两种情况都存在。

急性焦虑发作(惊恐发作)的临床表现是严重焦虑(惊恐)的反复发作,焦虑随时随地可能发生,来时不可预测,去时不会太长,一般一次发作仅持续数分钟至1小时左右。可谓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常见症状有突然发生的心悸、胸痛、哽咽感、透不过气来、头晕等。发作时有严重的植物神经症状。同时,几乎不可避免地继发有害怕会死去、失去控制或发疯等。处于惊恐发作中的患者常体验到害怕和植物神经症状不断加重,致使患者十分急切地离开当时所在的场所,惊叫、呼救或去急诊。频繁不可预测的惊恐发作可导致害怕独处或害怕进入公共场所。一次惊恐发作后常继之以持续性地担心,害怕再次发作,除此之外间歇期可无明显症状。

慢性焦虑状态(广泛性焦虑)的临床特征为泛化且持续的焦虑,是既无确定对象、又无具体内容的不安和害怕。病人不知道自己怕什么,也不知道为什么怕?病人会反复呈现不祥的预感或期待性焦虑,总是担心会出现最坏的结局,认为自己或亲人很快会有大病或大难临头。虽然有些病人的担忧似乎与现实有些联系,然而其担忧内容及程度远远超过了正常范畴。常见的症状有:心悸、胸闷、出汗、头重脚轻、头晕、上腹不适、肌肉紧张、发抖等,伴有明显的植物神经功能亢进;几乎每个病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运动性不安,表现为小动作增多、坐立不安、表情紧张、双眉紧锁、姿势僵硬不自然、震颤、口吃,甚至激越等。

焦虑症患者由于有躯体症状,初次就诊往往不来精神科或临床心理科。他们可能会由于心慌、紧张并查出非特异性ST-T的变化而就诊于心脏科,或者因为胸闷、气急而就诊于呼吸科,或因尿频、尿急而首诊于泌尿外科或妇产科。所以内科、外科、妇产科医生也经常接诊焦虑症患者,故临床医生应经常考虑到焦虑症的可能,仔细询问其情绪体验,有无其它焦虑症状,以及焦虑体验和躯体症状的先后顺序及联系,以免误认为系躯体疾病而进行不必要的检查和治疗。

焦虑症的治疗主要有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。心理治疗包括认知治疗、人际关系训练、行为治疗、短程动力性治疗、婚姻家庭治疗等。药物治疗可选用抗焦虑药物、抗抑郁药物或者β-受体阻滞剂。

了解了焦虑症的知识,懂得了这种“黑色”发作是目前可以克服的疾病,少明便安心地住进了临床心理科,不用再担心心脏科的医生动员他出院。他积极配合,家里人也表示理解和支持,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,一个月后,少明康复出院了。他不再烦恼,不再痛苦,自信而愉快地重新投入新的生活。

医生推荐

医院推荐

 

高速代理IP全国工商数据库

痤疮,头疼,发热,弱视,关节炎,高血压,颈椎病,感染,糖尿病,三叉神经痛,。 医学知识网 

医学知识网 @ 2018